聯系我們:
電話:(022) 25201057
25201128
傳真: (022) 25201080
地址: 天津開發區宏達街21號泰達檔案館7層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會刊·新商界 > 人物訪談

開啟“刷眼”新時代
—訪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侯廣琦

來源:開發區國際商會  點擊數:  發布時間:2018-12-24 09:43:42  

2018.12.20-新商界微信群發 拷貝.jpg

文/竇廣惠

  一道紅光閃過,湯姆•克魯斯完成了用虹膜解鎖拯救世界的緊急任務……如今,虹膜識別這種看上去有些魔幻的高科技,不僅僅是《碟中諜》里的橋段,而是正在逐步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虹膜的形成由遺傳基因決定,即使是同卵雙胞胎的虹膜信息也不相同,這就決定了虹膜識別的唯一性。虹膜識別技術被廣泛認為是“二十一世紀最具有發展前途的生物認證技術”。

  “指紋識別發明于1963年,人臉識別是1965年,而虹膜識別是1993年,相差了30年。中國在指紋識別和人臉識別方面起步比較晚,虹膜識別技術的起步雖然也晚于歐美發達國家5年左右的時間,但目前我們的遠距離虹膜識別已和國外同行業實力水平相當。虹星科技的團隊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遠距離虹膜識別研究團隊。”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侯廣琦博士如是介紹。

虹星品牌logo(改)-02.png

  泰達初啟航

  2011年,侯廣琦博士畢業后,進入中科院自動化所工作,師從中科院院士、中國虹膜識別技術領軍人物譚鐵牛院士,他們的研究團隊主要從事計算成像、光場成像、模式識別和計算機視覺等課題的研究工作,在遠距離虹膜識別技術研究上頗有建樹。侯廣琦表示,相對于近距離虹膜識別,遠距離虹膜識別的技術難點要大得多,其對虹膜生物特征成像要求更高。從光學影像到電子傳感,再到后端的數據運算分析等,都是他們課題組的重點科研攻關項目。

  在做“973”、“863”重點研發計劃及科學院的一些重大裝備項目的同時,侯廣琦還帶隊研發用虹膜進行遠距離身份識別的科研設備。2017年年初,在歷經了兩代設備迭代之后,侯廣琦團隊實現了虹膜設備成本的可控。2017年11月,在導師譚鐵牛院士、自動化所以及課題組的鼓勵和支持下,侯廣琦帶領團隊創立了天津中科虹星科技有限公司。由于之前所在的天津中科智能識別產業技術研究院就坐落于泰達,侯廣琦綜合多方面考慮,最終將虹星科技落戶泰達。

  虹星科技目前的產品研發均對標歐美同業最高水平,但成本卻是國外同類產品的1/6到1/8。在識別距離上,虹星科技已研發出批量成熟的遠距離虹膜人臉融合識別產品系列,識別距離1.2米,為傳統虹膜識別距離的4倍,簡化了用戶肢體配合步驟,極大提升了操作便利性。除W200手持式虹膜人臉信息注冊采集設備、S200G“人證+活體+虹膜”智能閘機、S200P混合生物特征識別一體機旗艦版等明星產品外,虹星科技還于不久前推出了S260壁掛式遠距離虹膜人臉融合識別設備,以及集車牌識別與人臉虹膜識別于一體的S260P駕駛員生物特征識別設備,滿足對大規模人群出行、重大活動集會以及人流密集地迅速布防管理的需求。

  “我們最初將應用場景設計在安防通行領域,但在長期的實踐過程中,我們也發現了金融支付、無人駕駛、智能家居等更多行業的巨大需求,這也是虹星科技敢于向市場端涉足的根本原因。”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安防市場,有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國內安防市場規模預計將接近1萬億元。

  侯廣琦認為,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現今虹膜識別的安防應用滿足了身份確認的需求,這實際上只是虹膜識別最基礎的功能。未來的虹膜識別,一定是與虹膜支付、生活體驗等各種服務類場景緊密相連,市場發展空間極大。同時,虹膜識別還可應用于動物身份識別,比如虹星科技最近在做的金絲猴身份識別的項目,助力珍貴野生動物的保護。

  “刷眼”和“刷臉”

  談及現有各類生物識別技術的差異時,侯廣琦介紹:“從精度上看,一般指紋的識別精度是人臉識別的10倍,而虹膜識別是指紋識別的10倍。從時間的穩定性方面來看,人的一生臉是會發生變化的,而虹膜是終身穩定不變的,而且虹膜是長在眼睛上,是人唯一外露的內在器官,當人遇到任何危險,下意識的都是閉上眼睛,所以它的保護性很好。”

  侯廣琦解釋,外界在看待虹星科技做虹膜識別這件事上其實是有誤解的,他們覺得虹星科技只做虹膜識別,未來就是要來替換人臉識別。其實不然,遠距離虹膜識別可以跟人臉識別做融合。一米多的距離,同時能夠拍到虹膜和人臉信息,虹膜借助人臉信息,同時又可以跟身份信息對應上。兩者的互補性非常強,虹星科技做的是給現有的人臉識別做升級,是它的升級版,不是替代版。

  在技術發展趨勢預期上,侯廣琦認為,未來的生物特征識別一定是多元化的,也會長期處在一個融合共存的狀態。他舉例說,人臉作為器官,往往會呈現多樣化的生物特征,需要其他生物識別方式配合提升精準度;虹膜雖然存在終身穩定的特征,但也可能因疾病或手術等破壞眼膜因素受到干擾,即便整體識別率能達到99.5%,仍有0.5%需要人臉、指紋、眼紋、DNA等其他手段去輔助,這種技術屬性也更符合生物體的要求。也就是說,未來的遠距離虹膜識別與人臉識別之間是相輔相成并互相融合的關系,這也是虹星科技未來主打的產品策略和方向,是他們和一般的虹膜技術公司不一樣的地方。

  從整體行業來說,目前的各類生物識別技術僅僅解決了“是與不是”的問題,包括人證比對、指紋和刷臉等,最終目的只是為了1:1的驗證身份,而非真正意義上的1:N的億級大規模身份識別。侯廣琦說,在可見光和近紅外光環境下,實現高度精準的面部生物特征捕捉并進行高效甄別,才是遠距離虹膜識別技術的優勢所在。

  “這就好比說在多大的人員規模里面能把人識別出來。比如人臉可能是1萬人的規模,但虹膜可以做到百萬級甚至億級。就相當于把人放到不同的人堆里我能從其中找出這個人。再比如說規模化的問題,人臉可能很難應對一個城市人口的使用需求,這時虹膜就可以。遠距離其實解決的是交互的應用性問題,原來可能要把臉貼近到二三十公分,而遠距離虹膜的應用性就會更好。包括我們現在也在做行進中的虹膜識別,都是盡量讓它變得越來越方便。”

  經營亦有道

  為什么做虹星科技這家公司?侯廣琦將其歸因于科研人員的歷史使命感。“我覺得科研院所出來的人都有這種使命感,我們希望我們做的事情能夠改變某些領域,或者做一些提升,包括譚院士、孫老師,都是希望虹膜技術能夠盡快得到應用。不是出于通過技術應用賺多少錢,而是希望看到這個東西切切實實地改變生活,比如出行、支付、智能家居或者動物保護等方面。”

  在侯廣琦看來,一項技術因為它的有用性開始科研,但每項技術又有其實效性,產業化的目的是通過努力能在接下來某一個階段里實現技術的存在價值。未來一定會有新的更好的技術,這個就是做科研的意愿,肯定是希望將來再有一個新的技術替換它,但這個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還得需要一步一步地去推進。

  從科研到創業,對于身份的轉換,侯廣琦頗有感觸:“以前我是一個科研工作者,我們是不計成本,只要指標。而做公司要有決策的轉換,畢竟企業需要生存。怎么判斷哪些市場應該是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市場,分配多大的精力去管人、管事、去融資,怎樣談商務市場推廣,都是需要去合理分配,這也是我一直在學的。另一方面,我覺得這種技術驅動的產品前兩三年還需要在技術方面有更深的扎根,還需要更深入地完善推動,這都需要一個磨合的過程。”

  尾聲

  目前社會大眾對于虹膜技術的應用了解非常有限。其實虹膜識別的應用領域可以有很多,比如駕駛員身份的精確識別,可以明確事故責任認定;比如流浪狗咬人,可以追溯至遺棄它的主人的責任;比如企業安全生產管理,能確保是本人上崗,而不是被別人代崗……

  從創立到現在僅僅一年多的時間里,讓更多的人了解并體驗到習慣虹膜技術是虹星科技和侯廣琦一直在做的事。最后,侯廣琦表達了希望能和區內企業達成合作的強烈意愿,他希望虹膜識別這項技術能在泰達本地走得更快更好,通過與人臉識別融合,能夠滿足區內企業目前實實在在的需求。

查看更多詳情,請掃描小程序碼進入新商界V刊

15.jpg

上一篇:用機器替換人工
下一篇:夢想領航 “潛”進未來

uedbet体育 双色球匡吉预测 贵州11选5开奖时间表 移动公司 怎么赚钱 325棋牌捕鱼游戏平台 破解北京赛车pk10软件 90版本分解机怎么赚钱 飞艇计划软件安卓版 北京pk10定位胆公式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码 捕鱼大师官网 组六全包会输吗 刘伯温六肖 百度导航赚钱 时时彩老玩家下载安装 手机打麻将作弊神器 十一选五任八稳赚